六盘山网站:http://lpsh.qikan.com

六盘山2016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母与子(散文)

字体:


  男孩父亲走的时候母亲整个人都是虚脱的,她昏过去了。送葬的人看着昏迷不醒的母亲没有一个不落泪的,那景象凄惨得让人怀疑命运真是这么悲惨和无常吗?

  二月里料峭的寒风呼呼地刮着,灰蒙蒙的天空没有一点生气,地上的积雪被人们踩踏得肮脏不堪。树上、屋檐上挂着的冰棱像人们滴落的泪被寒风冻在了脸颊上一样,浑浊而冰冷。一阵又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嚎从刺眼的白色门帘内传出来,在呼啸而过的西北风里瞬间凌乱得辨不清方向。

  ……

  十年过去了,男孩长成了大小伙,考上了远方的大学。通知书下来那天,男孩的母亲一个人在房间里放声大哭。这么多年的艰辛和酸楚像涨潮的海水一样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六盘山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